春の卯月——新旧双黑only语C[婚介所]群宣

#新旧双黑only语C群宣

#占TAG抱歉

#虽然TV已经播完了但是大家欺负中也的心是永存的

#愚人节主题宣群

#带双社长夕阳红玩儿


中岛敦

到后半夜我偷偷摸摸从床上爬了起来,害怕发出声音惊醒床上熟睡的芥川连鞋子也不敢穿,光着脚丫踩在地板上一步一步转移到不远的客厅拿来一根眉笔。

依旧如之前那样蹑手蹑脚的摸着黑走了回来,匍匐在床边,虎的异能这时候彰显了他的妙用,在这黑漆漆的连月光也透不进来的夜里不用开灯也能把芥川的脸看得一清二楚。没了天然虎皮抱枕似乎有点冷的样子皱着几乎看不清的眉头一脸不爽,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便会醒来吧,得加快速度。没错今晚我中岛敦的目的便是用这只,太宰先生所给予的眉笔,帮芥川画两条英气的眉毛!

蛤?和太宰先生一起恶作剧是什么意思,真的只是看他每天那张欠债的脸不爽而已,加上眉毛多少会有点改变吧,而且今天这家伙还把仅剩的梅干吃光了,那可是加在茶泡饭中的点睛之笔,这样过分就算是芥川也不可饶恕!

看着芥川熟睡的面孔联想到人第二天怒不可言的表情想想还有点小激动,激动不如行动说干就干吧。

完成为爱人画眉大业之后心满意足的放下笔搁在床头柜上窝回被窝躺好。工作了一整个白天三更半夜还爬起来搞事情导致眼皮一闭就困意袭来,最后朦胧中看着芥川那张被画上眉毛的脸沉沉睡去,把说不定会被罗生门串串香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芥川龙之介

连日阴雨制造的湿冷空气,伴随着喘息让脖颈深处饱受煎熬,自此,每晚紧紧依偎着自己的恋人入眠便成为日常。

身体稍稍恢复了知觉,脑袋却像是被塞满铅块而隐隐作痛,试着挪动身躯却被一股冰凉的寒意刺痛着。

“……龙之介,龙之介,小豆汤已经做好了哟,龙之介也有睡过头的时候呀,其实,那个,有件事想和龙之介说,事先说好龙之介要冷静,因为很难得的那个,见到龙之介的睡颜就忍不住拍了照片……欸,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不可以动手的,唔啊!”

不曾多想便伸手去勾搭上对方的腰间,只模糊的听到了些许话语,一双暖暖的手温柔的将自己托举到怀中,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对方给自己展示的手机屏保,霎时圆睁着眼睛,从对方口袋里摸取出眉笔,屈膝跪坐在床铺之上将人甩在被窝里,五六笔的功夫未等人反抗便已大功告成,拿起自己的手机拍下这一大战果,此刻的心情远不止得胜之后的喜悦这样简单,更多的是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与人嬉笑打闹的兴奋之感。

“嗯,这样的妆容意外的合适呢,敦。”


太宰治

跪坐在榻榻米上整理着房间,旧物杂物堆积在手边却一概不管,埋头翻找着柜子抽屉的角落,才从底层将那一沓旧纸片抽了出来。用手扇了扇腾起的灰尘,快速翻看着其中内容终于在几分钟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呼,总算找到了。我还以为四年前我就把它给扔了呢。”

抖落开这张纸片,率先扫过的是落款,出自前搭档本人手笔的签名搁在六年前还远没有现在签的流畅好看,而开头那一行明晃晃写着太宰治的字样。毫无疑问这封情书作为愚人节的礼物来说的确起到了应有的效果,当时小心翼翼生怕夹杂什么暗器机关拆开的自己也算是被他整了一道。情书的内容就算如今再看一遍也能乐的捧腹大笑,只是当时恶心的快吐出来,所以说到底是什么神使鬼差让它留到了现在呢。

浏览过那些不知道从什么书上还是网上摘抄出的字句,生搬硬凑在一起有了喜剧般的搞笑效果,联想起送信人却是五味杂陈。妥协一般叹了口气折好了这封信,想了想又打开,挑挑拣拣出些他一看到就会被恶心到跳起来的表白语句,打开手机编辑短信输入发送后这才心满意足折起来塞回原处。

相信此刻某条一米六的蛞蝓手机应该响了吧,希望小矮子不要在黑手党干部会议时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举动啊。


中原中也

任务完成匆忙飞回横滨参加干部会议,时差还没倒过来人也略显疲惫。靠坐椅中正听着同僚发言,怀里忘关的手机突兀响起,不出意外收获了大姐丢来的轻责眼神。摸摸鼻子回她个认错的表情,默念着哪个家伙这么不会挑时间掏出手机,屏幕上亮起的「青鲭」刚好给出答案。

这家伙又想干什么?眉尖挑高点开消息,脸色瞬间变得精彩异常。

满屏都是诸如「啊我对你的爱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之类的肉麻情话,一行还没读完,鸡皮疙瘩就起了整身。

这混蛋从哪想到这么些恶心死人的语句啊?

掀桌而起冲去把他揍一顿的冲动,被大姐一声轻咳硬生生止住。深吸口气平复下情绪,忽然瞥见几个眼熟字词。

等等等等……这句,怎么好像有点印象?上拉消息的指尖停在某处顿了顿,仔细在记忆中搜寻片刻,翻出点模糊印象。退出界面确认下日期,果然是六年前那个愚人节玩笑的回应。

那条锱铢必较的青花鱼,还真是事隔多年的报复啊。

眼前浮现对方夸张棒读完笑到飙泪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还在开会,这次一定打断你的全部肋骨。攥紧手机大力打出成串问候语,硬生生把触屏敲出了键盘的感觉。刚准备完成忽然停下动作,想想删掉半屏感叹号,重新敲上几个字,干脆利落点下发送。

「啊,我知道啊。」

收了手机重新恢复工作状态,迎着Boss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认真开始汇报,唇角却悄然上弯出细微弧度。

——愚人节快乐,混蛋青鲭。


森鸥外

愚人节?哎呀,好日子。年轻时我也曾经很喜欢在这一天里干点坏事的呢。

那时候跟福泽阁下互相看不对眼,然而他自命正直,这种时候总免不得被我捉弄得有几分狼狈。你们年轻人可能很难想象这种一天到晚板着脸的人强忍怒火的神色吧?那可是有趣得不得了哦。

真是珍贵不已的回忆啊。

如今倒是没有少年人的那种玩兴了,不过……

若是在这样的日子里突然造访那位阁下,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恶作剧,不是么?


福泽谕吉

愚人节?

/端起手中的茶杯,浅抿一口睁眼/

没有假期,其余活动我不予干涉。


出镜:

中岛敦(9

芥川龙之介(10

太宰治[1

中原中也[5

森鸥外

福泽谕吉

-----------------------------------------------------------------------------

这是一则新旧双黑only的语C群宣,写过语C群读作婚介所,找对象的不妨进来看一眼。

虽然TV已经结束了,但是双黑的爱永远不会完结!还有双黑only场[bushi]的剧场版在等着我们!

大规模清过了群之后稀缺新双黑,可爱的小老虎你们都在哪里!小矮子的数量史无前例的超过了太宰治,各位单身的中原中也们不来这里摸摸鱼吗?总有一条适合你。

还有很多非双黑的空皮,欢迎戴墨镜前来围观吃狗粮,更有双社长[划掉]老年双黑[划掉]在等着你们!

新旧双黑无限重皮,实行编号制度,尽职尽责牵线搭桥,没有找不到的对象只有不认真互怼的双黑!

群号564322169

群号564322169

群号564322169


#不要问我三月份的群宣去哪儿了太宰治说他下班了不知道

评论 ( 1 )
热度 ( 20 )
  1. SHK-时安祈迩 转载了此文字

© 祈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