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M】坎贝尔兄弟:纵使相逢(下)

*打赌输给萝卜的点梗。清水BE。

*刀子硬不硬不造,反正最后把自己虐得不要不要是真的……

*马纳=千年公设定,假发娘脑洞自我逻辑填补的产物。

*后期打脸窝不认……


前文链接

http://miki-micky.lofter.com/post/1dceb41b_bc96a84

http://miki-micky.lofter.com/post/1dceb41b_bc96a90


8

和自己前世的爱人相逢不相识是什么样的感觉?

涅亚原本以为自己现在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了,然而他的大脑像当机了般无力反应。难以计数的话语在大脑里挤成团,却偏偏没一句能胜利地从他微张的嘴里冒出来。

马纳是那个马纳,也不再是那个马纳。

他说他叫马纳·沃克,有一个叫亚连的异卵双胞胎弟弟,现在是某个学校的音乐老师,养的两只拉布拉多分别叫蒂姆和乌鲁。他说他活了这么久从来没见过一个人和自己长得这么相像,哪怕亚连没有为演出染了那头白发,他也不及你与我相似。

对面坐着的长发青年面容俊秀,神色坦然。他的脸上有月光般的恬静,湿润的双唇开合之间吐出的言语像过去自己背着他蹚过的河水,温和柔腻,汩汩流淌。

披挂满身的阳光是马纳金色的铠甲,伤不及他,却也让他拥抱不到自己所爱的人。

马纳好奇地问他,这位先生,我很抱歉我并不记得您。您认识我吗?

涅亚看着对方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琥珀色瞳孔,里面清晰地倒映着自己局促不安的样子。他想起很多很多年以前,他的马纳也是这样,睁着大大的眼睛,专注而安静地看着自己。

然后毫无防备地微笑起来。

当年诺亚的记忆逼迫马纳变身千年公,甚至连痛苦愧疚的权力都不曾留给自己的兄长大人。那个跪在镜子前怨恨着世界的黑色身影只是黑暗龌龊的诺亚基因,涅亚甚至多谢他炸掉了马纳的脸。因为看不见那个熟悉的笑容,他在决定杀死千年公的时候才没有任何犹豫。

然而现在呢。他注视着马纳面前那杯冷透的咖啡无意识的想。

马纳还是这样坦然包容地笑着,温柔的对待这个世界。他有了新的生活,新的家庭,新的事业,甚至新的双生兄弟。

将来也还会有新的……所爱的人。

那我呢?

我曾那么固执地想要在你心里刻上属于自己的痕迹,想要一辈子把你牢牢地留在身边,想要一直牵着你的手。可惜只是一个转生,家门口金色的麦田,还有带着秘密悄然吹过的风,就全都消失无踪。

我和你的一切,就这样轻飘飘地、不容置疑地被抹去了。

“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让我来给你讲述这个持续了千年的故事吧。

属于我们的,故事。

 

9

亚连在咖啡店的门口碰到了一个人,长得和自己的哥哥那么相似。蒂姆和乌鲁在这个人的脚下打转,时不时伸头蹭蹭他的裤脚。

“涅亚。我叫涅亚·D·坎贝尔。” 还不待亚连张嘴想说点什么,那个人琥珀般的瞳孔就直直的攫着他,“告诉马纳……我的名字。”

他走得那么匆忙,好像再在原地多逗留一刻就无法离去了一般。亚连怔怔的望着对方因快走而扬起的大衣后摆消失在街角,才牵着两只甘比进店寻找自己的哥哥。

马纳坐在咖啡店的角落,盯着自己面前的一杯咖啡,神色困惑又悲伤。晌午早就过去,夕阳柔和的色泽趴在他面前的白色蕾丝桌布上,泛起橙红的光晕。

“马纳。”亚连在哥哥面前坐下来,感受到座椅上还残留有些温度。白发青年随即轻轻呼唤他兄弟的名字,直到对方从咖啡中收回眼神才微笑起来。“怎么啦,又因为我们不让你吃甜的委屈了吗?”

马纳舒展了眉头,笑起来的样子像是蝴蝶拍打翅膀扬起的气旋,温和又轻柔。

“只是……听了一个很长的故事而已。”

长发青年伸出手指,轻轻摩挲桌上放置方糖的瓷罐。亚连看着他的指尖在微凉的瓷片上面不规律的描绘,像是抚摸着某种自己不曾知晓的痕迹。

“呐,亚连。我有跟你说过吧,”马纳将瓷罐握进手心,抬起头看着对面的白发青年,“我总是觉得自己的生命里好像缺了点什么。”

“我有家人,有你,有蒂姆和乌鲁,有很多朋友。我们十几年前从英国搬到这里,你的演艺之路向来顺利,我学校的音乐课也也一直教得还算过得去。”

“我们有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生活富足又安逸。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不满足。”

“然而我啊,就是一直觉得,自己的这里还有一点空荡荡的。”

马纳放下那只瓷罐,伸手指指自己的胸口。他的语调轻快又柔和,然而向来了解自己哥哥的青年从其中捕捉到酸涩疼痛的味道。

“今天我遇到了一个人,一个长得很像很像我的人。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我能感觉得到,那个人和他的故事里,有我一直想找的东西。”

“可是我都忘了问他的名字。”

亚连看着自己的哥哥,这个全世界最温柔最宽和的男人眼里流下两行晶莹的泪水。马纳一向爱哭,他是知道的。只是从小到大,青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从灵魂深处感受到哥哥的悲伤。

“他叫涅亚·D·坎贝尔,刚才他告诉我了。”亚连伸出手,抚上哥哥因为啜泣而还在颤抖的肩膀。

“涅亚·D·坎贝尔……涅亚……”马纳捏着手绢按在一抽一抽的鼻子上,嘴里却还在反复咀嚼这个音节。随即他仰起头,看着窗外枝头随风飘逝的八重樱微笑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个让我念起来就会想要微笑的名字呢。”

亚连专注地望向马纳,对方的眼角犹还挂着没来得及擦去的泪花,可是脸上却散发着某种莫名的光彩。

“说不定在另一个时空,他才是你的兄弟呢。马纳。”

 

10

酒店走廊上柔软厚实的地毯仿佛云端,让踩的人头重脚轻。涅亚恍惚着向前,完全记不得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

他自暴自弃地把自己陷在Kingsize的大床里,闭紧双眼想要假设这一切都是罗德给他设计的梦境。

——终究还是遇见了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在自己已经决定放弃的时候。

——然而那个人却已经不再记得他了。

涅亚睁开眼,床头那束白罂粟直直地撞进他的心里。新换上的花朵在玻璃瓶里自顾自地娇艳欲滴,白色的花瓣上还挂着露水,触手湿润的感受证实今天他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自己想太多而造成的错觉。

这绝望与憎恨也不是错觉。

涅亚在同样洁白的床单之间蜷缩成一团,将脸埋在自己的双手之中,好像在抚摸另一个人的面容。

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开始还是透明的颜色,再往后,透明渐渐变成血红,一点一滴砸在床单上,氤氲开成片狰狞。黑灰的色泽从涅亚的心口迅速蔓延开来,他的额头逐渐浮现长串的十字痕迹,像鬼神咧开无声讽刺的笑容。

窗外已然暮色四合。风呼啸而过的声音那么陌生,比他这漫长的持续了百年的人生中所听过的所有都要凄厉。无数樱花自枝头凋零落尽,夜行的鸟兽惶惶然四下奔散,空气中弥漫着邪魅诡谲的气氛。

人心不古,涅亚归来。

 

——  END ——

 

*本来想写到涅亚绝望那里就收笔的,结果真的是被十四任的情绪带着无法停止……

*黑化完成。哦也。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祈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