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M】坎贝尔兄弟:纵使相逢(上)

*打赌输给萝卜的点梗。清水BE。

*刀子硬不硬不造,反正最后把自己虐得不要不要是真的……

*马纳=千年公设定,假发娘脑洞自我逻辑填补的产物。

*后期打脸窝不认……

*坎贝尔家的麦田,门牌号487307452,两位少爷和乌鲁·Miki·甘比坐等各位长工来投喂

 

相见不识,相遇不知。从此形同陌路,你自为安。

——题记

 

1

那场圣战过去已逾百年。

物已逝,人更非。蔷薇十字勋章掩埋在零落砖瓦之下,与其相关的一切早被历史的车轮碾碎成尘。圣洁也好恶魔也好,全都消失不见,仅剩不成段的篇章还保留在书翁泛黄的笔记中。

染血的战士没能存活下来,笑容诡谲的诺亚亦是灰飞烟灭。两虎相争折腾了这么久,最终被迫逗留于世间无法离去的,偏偏是那个早在故事开始三十五年前就该了却余念的颠沛魂灵。

——涅亚·D·坎贝尔。

 

2

涅亚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残存在世的。

那场圣战并没有最后的赢家。诺亚一族全灭之后,黑教团也过河拆桥般迅速解散,曾经的知情者均被中央厅逼迫三缄其口。托保密工作圆满完成的福,一个世纪过去之后,再无人知道曾有这么两大派系打得天昏地暗,差点重订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

马纳死了。亚连死了。蒂姆甘贝死了。库洛斯死了。涅亚一个一个掰着手指数过去,所有他所能想起、他所在乎的人统统都已经死去,唯余自己这个孤魂飘飘荡荡。当年马纳费尽心力为他制造出来的肉体躯壳,如今倒成了束缚他追随兄长而去的樊篱牢笼。

十四任先生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默然无声。那个被他恨得咬牙切齿又爱得死去活来的兄长大人,早已不在这个世上。千年公已死,恶魔与诺亚再也不会转世托生。他的心思究竟是报仇还是爱慕都无人关心,就连努力分辨的意图都变得可笑起来。

他捉住自己颊畔的一缕黑发,又捏又揉扯了半天。卷曲的黑色发丝状似驯顺地随他鼓捣弯曲伸直,却在涅亚终于玩腻松开后偷偷松一口气,矜持地恢复成最开始地样子。无聊至极的十四任先生顶着这头不听使唤的乱毛暗自嘀咕:马纳是把当年研究出来的全部技术都应用在这具容器上了吧?恢复自己本来的面容倒是顺眼非常,不老不死不灭就有点过火了。不知兄长大人是不是还恶趣味地把他当做恶魔来制造了,这破身体连头发都不会长长。

——难得他突发奇想试图学马纳留长发的说。

叹了口气,涅亚晃荡出了家门。

说是家也不准确。我们的真·刷脸土豪·分分钟搞到钱·涅亚先生目前常驻于CONRAD TOKYO。对,就是银座的那一家。上(?)辈子就翻手云覆手雨的小十四此生依旧没有秉承坎贝尔家族优良的绅士传统,早在几年前就敏感地察觉出现实与历史的某种奇异相似,跟踪CIA的秘密计划顺藤摸瓜堵到鲁贝利耶。

真没想到,他等了一百多年,第一个遇见的故人竟是这位亦敌亦友的怪脾气希特勒。

——而且还是一个完全不记得他的希特勒。

这可真是造化弄人。

反过来想想看,先遇到鲁贝利耶于他而言也算件好事,毕竟拿下这位小胡子长官容易得就像一块两颗痣最爱烤的南瓜派。不出所料,甜食制造者对这位笑嘻嘻的不速之客抱有深重的怀疑(涅亚:说真的,鲁贝利耶对什么没有怀疑?)。当天俩人的秘密谈话也被列为他人无从知晓的高级机密。不过鲁贝利耶最终还是向十四任先生提供了使用方便的秘密身份和无(fan)微(de)不(yao)至(si)的贴身保护。

金发德裔男人、哈瓦德·林克这辈子再被派到涅亚身边的时候仍旧一脸嫌弃。然而十四任先生很清楚这厮软肋在哪。在接连几次有意无意为鲁贝利耶长官提供恰到好处的情报与帮助之后,麻花辫对他的管束也就放松了很多,甚至还动用自己的权限帮涅亚在银座的高级酒店搞到了长期据点。

与鲁贝利耶一样,林克也完全没有上一世的记忆。涅亚觉得这样很好。能见到故人固然亲切,不过当年那堆破事他也懒得再提。

并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

今日林克老妈子回CIA省亲,提前报备的东京塔行程自然得到了批准。刚准备踏出侍应生为他拉开的酒店大门,十四任先生突然想起点什么,挠了挠头又折回前台。

 “帮我把房间的花换成白罂粟。”

 

3

当年被千年公一击夷为平地的江户,哦不,东京,如今已是欣欣向荣。

白云还像从前那般蹭着天空悠闲飘晃,地上的车辆却焦急轰鸣穿梭来往。宽阔街道两旁高楼林立,霓虹灯和广告牌占据了抬头时的全部视野,压得人几近喘不过气来。幸而这个季节还有大朵大朵的樱花垂坠枝头,毫不掩饰自己向爱伸展的姿势,粉得那么热情洋溢,恣意妄然。

——可惜21世纪的东京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方舟。

涅亚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街角任思绪漫无目的游荡。他花了不少时间才抵达这里,又花了不少时间在这里寻觅,只因再见马纳的愿望一如虬劲的树根扎于胸腔里的柔软中。然而随着时光的逐渐推移,原本挺拔的苍翠渐渐生了许多名为犹疑的蛀虫。

红绿灯闪了又闪,人潮汹涌着朝涅亚碾压过来,走到他身前时有如水波撞上礁岩般分开又合拢,川流不息。

哪个人不是面无表情。

百年时光再怎么不算漫长,也有人已经轮回了几辈子,经历了诸多起伏波折。比如对待外交残酷狡诈却对自家儿女罗德和瓦伊兹利束手无策的大臣薛里尔·卡梅洛特,比如明明帅得要死却总接大毁形象角色还自顾自玩得不亦乐乎的缇奇·米克,比如年纪轻轻就被东大历史系破格录用担任终生教授的书人Jr.拉比·伯克曼,再比如恪守传统接管宗族神祠和黑市的神田宫内司……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谁还稀罕有圣洁的生活。

就像他找了马纳这么久,却一次也没有见到过他。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呢?

—— TBC ——

后文链接

http://miki-micky.lofter.com/post/1dceb41b_bc96a90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祈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