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M 神亚】相遇是神的旨意

谨以此文献给 @夏川粮仓 和 @小亚在等星野妈填坑 。

感谢你们在我自娱自乐自暴自弃的时候拉我出坑

让我觉得,能和一些喜欢的人一起干些喜欢的事,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红豆泥,阿里嘎多。



Chapter 1  米兰达×马力:相遇是神的旨意(上)

 

英国伦敦,希斯罗机场。

倘若从天空俯瞰,这里就像是二十世纪文明在地球上遗留的图腾纹身,勾画出自以为主宰世界的愚蠢生物的脑回路。庸庸碌碌的人群像是追寻蜜糖的黑蚁聚集于此,惯常被工业噪音填满的耳朵震得嗡嗡轰鸣,自然听不见雾气中隐约弥漫着的嘲讽冷笑。

就像拙劣的文笔无法充分表达艺术的美感,建筑的冷硬亦不可能完全遮掩人性的温暖。钢筋混凝土铸就的现代物体之下是川流不息的行人,灰黑的柏油路上镶嵌乳白导引线,像是语焉不详的预言链接此处和彼界。玻璃自动门的背后是另一个世界的枢纽,似黄泉上摆渡的小舟,晃荡着乘客对下一场梦境的希冀。旅人则如追随温暖而不断进行迁徙的群鹤,在浅水滩畔急欲扑扇双翼,引颈翘首等待升空的瞬间。

对于研究人类群体的社科学者来说,机场永远是最富有观察价值的地点之一。来往的车辆满载故事和情感,依依不舍的旅行者和送别人从其中缱绻而出,带着对这片土地的不舍在压抑的穹顶下顿住脚步。他们握手,拥抱,亲吻,告别。他们哭泣,微笑,留恋,期待。他们的过去在这里画上逗点,未来在此处徐徐展开。

随着巨大白鸟轰鸣着起飞降落,各种肤色、不同经济条件和背景的旅人拖着行李相遇汇合。他们带着独属自己的经历交集于此,风尘仆仆,感慨万千。大多数终其一生不会再次相见,但他们仍会在擦身而过时向彼此投上有意无意的一瞥——尽管找不到理由停下前进的脚步。

这里是人潮的汇聚点,也是情感的集散地。在这里你能看清世间冷暖,了解人生百态,感慨诸事无常。

就连空气里都蒸腾着命运的味道。

 

亚连站在机场大厅和长发的亚裔女子道别。干净的黑色修身三件套熨烫平整妥帖,脚边稍显陈旧的行李箱亦经过仔细擦拭。空气里漂浮着的细小尘埃,在偷偷逾越玻璃穹顶的光线照射下无处遁形,像是调皮顽童跳跃在行者身畔。然而这一切都不能比拟少年的晖芒,他像圆润饱满的珍珠,即使被裹挟在斑驳蚌壳之下,依然闪耀着温和纯粹的色彩。

“阿尼塔小姐,”白发少年弯腰鞠躬,仪态谦和,“非常感谢您送我来机场。”

“是我要谢谢你,亚连。”名唤阿尼塔的女人向少年微微倾下身子,耳边稍短的乌黑碎发轻轻摇晃,“库洛斯先生就拜托你了。”

“是。我一定努力……”……将混蛋师匠绑回来!

吞掉嘴边剩下的半截,亚连习惯性拉起嘴角,在脸上摆出招牌无害微笑。不管怎样,他不希望阿尼塔小姐再担心了。

终年持续的西风裹挟了北大西洋的湿暖水汽掠过不列颠群岛,吹散伦敦上空连日蔽天的云层。午后浅薄明亮的日光跌撞倾洒下来,明暗变幻跳跃在阿尼塔小姐略显苍白的面容之上。离别在即,亚连不自觉细细打量眼前的女性,忽而在纷繁人流与嘈杂背景中,不合时宜地注意到她眼角蔓延开来的细细纹路。

那是无法逃离的岁月的诅咒,任凭再怎么精致的妆容也不能掩盖。

毋庸置疑,阿尼塔小姐是美丽的。这个执着爱恋着自己师匠的女人,她的美不仅仅是来自五官脸孔的温柔秀丽或是行为举止的大气端庄,更多是源于时间的沉淀与隐忍的心情。

是的,隐忍。这东西医不得相思欲绝,却多少可以帮人撑过生离死别。而为了烹出那碗用以解脱的墨黑凄苦,你得先滚沸了一腔热血,再煎熬过寸断肝肠,拆解开外表包裹的虚伪假象,方才能滤净残余的心碎神伤。

这剂药,君是对无尽时光的绝望与期待,相是对命运嘲讽的坦荡与无奈。而引,则是对爱上那样一个人的自己的,怜悯与心酸。

阿尼塔小姐的眼神如此柔和。然而这种柔和与其说是天生,不如理解为内心经历过太多打磨沉淀的体现。无数寂寞汩汩流淌而过的疼痛不停歇地拍击在胸腔里跳动着的荒岛之上,缓慢,但却毫不迟疑地将她的爱抛光成最柔和的样子。

唯一令人惊奇的是,这个明明有充足理由堕入黑暗的女人,自始至终都坦然站在阳光里。她的眼里有疲惫,但更多的是某种让人心动的力量在熠熠生辉。亚连只觉得自己为这光芒所吸引。它轻轻地,轻轻地抚慰了他内心暗藏的伤痕,亦在不经意间照亮自以为深深掩埋的疑惑。

“阿尼塔小姐,您有没有设想过‘没有遇到库洛斯师匠的生活’?”

——如果爱一个人会让生命变得万分辛苦,你会不会后悔当初的相遇?

恍惚间深埋的疑问就冲口而出,少年刚过变声期没多久的柔软嗓音在这偌大空间里原本极为微渺,然而落到各自感叹的当事人耳中,其震撼程度不亚于一响惊雷。突然被自己炸醒的亚连猛地回神,慌忙收拢手臂向对面的女子鞠躬致歉:“抱、抱歉,说了莫名其妙的话,非常对不起!”

该死,自己怎么会多这么句嘴?矫情造作、自怨自艾,好像电影里失恋的小女生扭捏懊丧着长吁短叹。九十度弯腰的少年暗自恼火,他不该这样,即使失去了爱情,亚连·沃克仍不允许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这样的他,如何配得上那个骄傲的人?

还没等少年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挣扎出来,一只手已经抚上他的柔软白发。阿尼塔小姐温和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没关系的哟,亚连。”

诶?

不自觉抬起头来的少年正想说些什么,却在看见亚裔女性的表情时愣怔当场。

对面的人双唇略张,细微地、但毫无疑问地颤抖着。而后,它们合拢成一条略略上翘的弧线,像是在归来渔船上眺望港口时地平线摇曳出的样子。

没等亚连分辨出阿尼塔小姐那抹微笑背后的含义,他单薄的身躯就被拢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以后,你会懂的。”

那是如同午后阳光一般温暖的呢喃,像夏日里泰晤士河面上袅袅吹过耳畔的风,扬起少年柔软的白发。亚连只觉得当天的天气预报一定出了差错,明明是多云的天气,阿尼塔小姐的身上怎么会有那般耀眼的光芒,刺得人眼眶酸胀。

总归还是到了别离的时刻,阿尼塔小姐伫足原地,目送亚连拎着箱子走向安检通道。将临踏进窄门的瞬间,少年莫名感到紧张,仿佛即将踩上某条通往未知的荆棘之路。紧握的手心薄汗浅透,忐忑与期待逐层氤氲开来。

迷茫恍惚中,亚连只觉得眼前人群纷繁来往的身影如潮水般迅速褪去,唯余自己涉身连天荷塘,拨开细密拥挤着朝天生长的肥厚绿叶。那个熟悉的人稳稳当当走在前面,挺直的脊背撞入瞳孔,凛冽莲香漫进鼻腔。

前行者无法控制自己迈出的脚步。而奔跑的目的,与其说是欲捉住一片眷恋的衣角,不如说是在逃避那个孤单的自己。为此,他不想、也不能回头。

毕竟他的背后,是阿尼塔小姐纤弱的身影,立定逆光之中,徒留模糊的叹息。

 

即使是在很多很多年以后,亚连·沃克依然会时不时地想起希斯罗机场那个离别的下午,想起阿尼塔小姐轻柔的声线和她手臂环绕自己的温度,以及她眼中盈盈荡漾的波光。

然后他会习惯性的抬起左手挡住闭上的眼,喃喃回道:“啊,是呢。”

——为了追寻一场梦而把自己活成了一束光。

他们何其相似。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3 )

© 祈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