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安】你是谁

*私设短打。廉署安*卧底雷。有没有下文看催更==。

是再平常不过的午后。

Milwaukee Eight 114引擎低沉咆哮着一路碾压过闹市,改装过的哈雷软尾两条镀铬高把明晃晃刺人眼球,向周遭皱眉避让的行人大剌剌昭示骑手不好惹的身份。崭新橡胶轮胎在灰白柏油路上擦出两道胶皮黑迹,一个甩尾稳当停进临近喧嚣街道却寂静无声的窄巷。

长腿一撩跨下摩托,将车钥匙丢给蹲在旁边已经看得两眼发光只差流口水的佩利——这家伙从昨天知道自己会把车骑来给他试就开始嚎,上蹿下跳连帕洛斯都按不住,能忍到现在估计也快极限了吧。

果然,当心条子的提醒尚未来得及出口,就看他跳上去直接给足油门,轰鸣杀进街区搞得鸡飞狗跳。

好笑摇摇头不去管他,抬脚踏进楼梯阴影之间。

这种街区里随处可见的老旧建筑分外不起眼,因着长年累月不见阳光的原因也没什么住户。木质窗框七扭八翘,玻璃裂的裂碎的碎,狭窄走廊里永远弥漫墙面剥落后潮旧湿霉的味道,连金属的楼梯扶手都龟裂出一碰即掉的斑驳涂漆。

伸掌推开门口有些锈涩的金属拉门,拉下衣服拉链随手把外套递给前来开门的帕洛斯挂上,只着紧身背心在冰箱前蹲下吹两秒冷风捞出罐冰啤。起身时正对上卡米尔棒球帽下那双略带问询的湛蓝眼睛,于是在他肩头拍拍示意安心。

老式吊扇在头顶慢悠悠旋转,将自己扔进背对百叶窗的转椅,陷进靠背舒服晃荡两下,指尖轻勾啪地启开拉环一口灌下半听。随手扯平无指手套袖口,摘掉从发带里探出的某根打结额发,一肘搭上扶手撑着颊侧,晃着易拉罐里的冰凉液体,优哉游哉对墙上挂钟放了整两分钟空。

房间里静得可以听见二氧化碳在铝罐里争先恐后破碎的声音。

直到全身每块肌肉都舒缓下来,才总算漫不经心转过身扬了扬下颌,好整以暇打量几眼早已立在桌前的瘦削家伙。

「那么,特意把我们这些暗线都找来有什么事吗,这位——」

随意捞过卡米尔放置在自己桌上的名片举起眯眸看看,两指夹着这张挺括的卡纸把玩几下,顺手甩进烟灰缸尚未燃尽的明灭之间。这才重新抬眸,对那张隐隐发黑的棕发俊脸拉开一个恣笑。

「——廉政公署调查三科的安迷修,安处长?」

评论
热度 ( 9 )

© 祈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