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平生相见即眉开

*骰输惩罚。短打。

**OOC预警。我流中也。


我第一次见那个混蛋,是十岁那年红叶姐说boss为我找了个搭档。去见的时候我还特意换上了崭新的三件套,扬起大大笑脸想着留个好印象。结果俩人在地上扭打成团,新帽子也被踩了一脚。

第二次见他是在医疗班,从污浊失控暴走后的昏迷中醒来,手指一动惊醒了病床边趴的那个毛绒脑袋。这厮捆着绷带一脸嘲讽的样子好气又好笑,作为他吐槽我疯起来敌友不分的代价,我踹了他刚打好夹板的骨折小腿一脚,得意洋洋欣赏他痛到龇牙咧嘴的丑态。

第三次……之后就始终在一起了吧?他天天变着花样各种明里暗里讽刺我,我则连怼带揍拳脚交加礼尚往来。Boss默许大姐微笑下属观鼻观心视而不见,从同僚面前闹腾到敌方本营,双黑名号也就算是彼此一路折腾的附赠品。


其实仔细想想,我十几年的生命,都和这个名叫太宰治的混蛋纠缠在一起。

而这十几年来,我好像就没对他好好笑过。

不怪我,要怪就怪这厮太气人,硬生生打破我对一个搭档的全部美好幻想。

太宰治这人,恶劣,狡诈,虚伪,诡计多端,作死不断,每天不是想着怎么折腾自己就是研究怎么折腾别人,还傻了吧唧总爱把自己捆成个绷带怪,简直白瞎一副好皮囊。

这辈子遇见他真是倒了血霉。


——可你说我回忆时,嘴角这弧度又算什么呢?

唔,这不是笑。我肯定没在笑。

顶多就是……想起此生相见,稍微忍不住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

评论
热度 ( 18 )

© 祈迩 | Powered by LOFTER